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李晓鹏讲中国通史第十集【西夏崛起】 2019-12-30 国通史第我们要注意!

李晓鹏讲中国通史第十集【西夏崛起】 2019-12-30 国通史第我们要注意

时间:2019-10-11 02:05 来源:红枣红糖煮南瓜网 作者:火云传奇 yabovip:219次

李晓鹏讲中  2004年11月1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关于第一点,国通史第我们要注意,国通史第西方以M打头的字,有不少和暴力倾向有关。如:man是男人,male或masculine是男性,macho或machismo是阳刚之气或男子汉气,martial art是武术,military art是兵法。他们说,男人来自火星(Mars),火星是战神,总是喜欢强加于人。一个国家把它的男人派到另一个国家,杀死所有男人,包括老人和小孩,强奸和虏走所有女人,这就是古典意义上的战争和男人心目中的胜利。张纯如的《南京大屠杀》,英文原名叫The Rape of Nanjing,rape的特点就是强加于人,它的原始含义是强抢,另一个意思是强奸(图九)。它不仅可以涵盖日军在南京的烧杀抢掠(后来有所谓“三光政策”),还特别指他们对中国妇女的暴行。日本老兵手里有很多反映这类暴行的照片。他们的文化中有强烈的大男子主义,大家很熟悉。关于下流话的应用范围,集西夏崛起作者有这样的描述:

李晓鹏讲中国通史第十集【西夏崛起】  2019-12-30

关于中国炼丹术的起源0191230我在《中国方术考》中也有所讨论0191230指出它是一种“人体冶金术”。中国的“金石之药”,原来多是冶金的原料,古人把它们从工厂搬到实验室,再搬到人体,有它自己的一套逻辑。第一,这些东西结实耐用,什么长寿的家伙都比不过;第二,它们都是治外伤的药,小时候我们涂的红汞也是这类药,活着可以“防腐”,死了也可以“防腐”。所以朱砂、水银一直是我们的防腐剂。古人服丹求寿,就是来自这种观念。另外,古代的“神药”多与服毒之后飘飘然的感觉有关,古人叫“通于神明”,致幻作用,它也少不了。中国的炼丹术,秦汉魏晋时期,那是大红大紫,只是到唐代,吃死一大批皇帝,然后才有所收敛(参看赵翼《廿二史札记》卷十九《唐诸帝多饵丹药》条)。要讲毒品,这是头号毒品。观棋,李晓鹏讲中势均力敌,才有热闹。悬殊太大,不如不下。观上所述二苏的《孙子》评论,国通史第我们可以注意到一种倾向,国通史第就是他们都认为“用兵”的关键全在“治兵”,这种本事是从书本上学不到的。苏洵说,治兵如御仆妾,贱丈夫亦能为,不必有人教之。苏轼说,“挥舟于河,舟之逆顺,水之曲折,忘于水者见之”。这与其说是他们比武人更重实践而轻书本,倒不如说是他们视政治的问题比单纯的军事问题更重要。如苏轼说“天子之兵,莫大于御将”,还有他盛赞的《何博士备论》,都是着眼于此。

李晓鹏讲中国通史第十集【西夏崛起】  2019-12-30

规定),集西夏崛起也不知他们在公20191230闺女嫁给他?

李晓鹏讲中国通史第十集【西夏崛起】  2019-12-30

国富民穷,李晓鹏讲中穷则凶,凶则恶——穷凶极恶,这是“月下独酌”的悲剧。

国学是“国将不国”之学(没有西学,国通史第哪来的国学)。金日磾,集西夏崛起“金”是纪念汉武帝虏获休屠金人而赐以汉姓,集西夏崛起“日磾”盖原名之译音,“翁叔”是汉代常用的名字,则与“翁仲”相配。他以父王不降见杀(初与昆邪王谋降汉,后悔,被昆邪王杀害),而与母阏氏、弟伦俱没入官,输黄门养马。初入汉宫,只有14岁,因为身材高大,相貌庄重,见后宫佳丽,目不斜视,样子长得好,马也养得好,深受武帝喜爱,先拜马监,后迁驸马都尉,随侍武帝左右。武帝对他母亲很好,母死,下令为她画像,挂在甘泉宫中,署曰“休屠王阏氏”,日磾每见必拜,向之涕泣;他的两个小孩,也是武帝身边的弄儿,有如宠物。莽何罗刺武帝,日磾救过他的命,夙有忠孝之名。武帝死后,遗命封侯,不受,与霍光共同辅佐汉昭帝,地位极其显赫,死葬茂陵,谥曰敬侯。我到茂陵参观,见过他的墓。

近代西化0191230一切与西方对号入座。大家找呀找呀找民主0191230常把大臣议事、犯颜直谏当民主,这是找错了地方。其实民主的道理在村里。村里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需要商量的事比较多,推举评选的风气也比较浓,评工分,可以一宿一宿地评,评不出来的事还抓蛋蛋(即抓阄),可谓古风犹存。汉代的僤,是村中有钱人的俱乐部,敛钱买田,作公益之用,谁来负责,轮流坐庄,选来选去,总是能干也有经济实力的人(参看汉代石刻《侍廷里父老僤买田石券》)。它与希腊更相近。近来,李晓鹏讲中“男子汉”在中国非常时髦,李晓鹏讲中女人到处找,男人到处装,唯有王朔一语道破天机,说这是老娘儿们下的套,专让男人往里钻。中国现在的“男子汉”形象,标准是有棱有角,胡子拉茬,沉默寡言,透着冷硬,大概都是从外国电影里搬来的。但中国人本来的讲法可是另外一套。他们打心眼里最瞧不起的是屁事憋不住火的“匹夫之勇”(如项羽、张飞、李逵之流),看重的是忍耐力和气量(如刘邦、刘备、宋江之流)。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大丈夫报仇十年不晚”、“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都可反映中国的“男子汉”是什么意思。老百姓讲,天下好汉有两条,一条叫“不要命”,一条叫“不要脸”。但归根结底,“不要命”得服“不要脸”。《水浒传》讲火并王伦,王伦为什么不行,就是小肚鸡肠,容不得人。梁山泊什么人没有?既有逼上梁山的林冲,又有鸡鸣狗盗的时迁,没有“宋大哥”式的人物,怎么笼得住。Macho是贵族骑士,放在中国要算“君子”。中国古代的“君子”也有过决斗式的战法,如被毛泽东讥为“蠢猪式的仁义道德”的宋襄公(《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讲究的就是这类战法。但中国从很早起就破坏了贵族传统,也废弃了fairplay。战国以来,代之而起的是所谓“繁礼君子,不厌忠信;战阵之间,不厌诈伪”(《韩非子·难一》)。“兵不厌诈”其实是“小人战术”。“小人战术”在中国人的行为特点中渗透极广。它的优点是灵活机动,但坏处是容易流为油滑,叛服无定,蔑视一切法则。法国 PaulValery曾说,一般西方人对我们这“既东而又西,既左而复右”的民族实在捉摸不透(为盛成《我的母亲》所做的序),但我们中国人从不误解,“大闹天宫”的和“西天取经”的是同一个孙悟空。

近来,国通史第因为九一一事件的发生,国通史第恐怖主义成为热门话题。有人说(我听一位专家从电视上说,名字忘记了),历史上没有恐怖主义,即使你能举出相同的事,他也说,这有本质不同,似乎恐怖主义是一件新鲜事。事情真是这样吗?近年来,集西夏崛起“学术规范化”的呼吁显然是中国学术“现代化”或它同国际学术“接轨”一类眼下必有的冲动之一。现代社会要广泛交流,集西夏崛起不是两个山汉唠嗑,什么乡言俚语只有他们自个儿听得懂。我们要想交流,而且在交流范围内被广泛接受,就一定得有秦始皇那样的标准化和交通规则一样大家都得遵守的东西。现在,美国有一帮电脑专家正筹划往地球外边撒一大把卫星,扬言将来谁都能和谁通话,什么机密隐私全都藏不住,到那时“全国一盘棋”不够使,得靠“全球一张网”,没有“规范”怎么行?可问题是,这所谓“统一规范”是不是就是西方的规范,或者即使是,它搁现在的中国,是不是都能行得通办得到,我是有点怀疑的。因为我们现在的研究,其实并没全都走向世界,很多事还是关起门来不归他们管。例如,就拿脚注来说吧,如果你一定要“言必有据”,甚至抄条《论语》,引句《老子》,都正儿八经照西方杂志的样儿,一一注明哪本书,哪个版本,第几册,第几页,正面和反面,哪个城市,哪家出版社,哪一年,等等,那编辑这一关就通不过。两年前,我做过一点“引进”尝试,结果证明行不通,回回都被大笔删削。只有一家杂志让我漏网,居然一字不易,花老大篇幅给我印西式脚注,在别人看来,这也大有制造特权、骗取稿费之嫌。还有为打击“文钞公”,避免“发明官司”,为学术青史留记录,省得将来费劲考证,我觉得传统题跋式,记录写作年代、写作地点,挺好,本来不可少,特别是有长期压稿的滞后问题,可是很多杂志都嫌它碍事,删,也是毫不客气,哪怕文后大有余地。相反,我认为如同狗牌实属多余的“作者头衔”(没有它,就成了“丧家犬”),外国和本地的杂志早先都不登,或不大登,但这两年,为了提高声望,显示权威,倒是蔚然成风。外国好的进不来,中国好的留不下。“势利眼”最有市场。

(责任编辑:海盗血)

相关内容
  •   
  •   
  •   
  •   我笑笑:
  •   什么差事?肯定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采访。我是老记者了,这还不懂?我摆开王胖子正要拍到我肩膀上的手,对他说:
  •   我和他一样一样地检点拾来的东西:各种尺寸的帽子--可以给自己戴,也可以给别人戴。各种材料做的拐杖--可以拄着爬高,也可以用来打人。皮袄。大褂。外套。睡袋。披风。这里天冷,人们这类衣服最多。木鱼。本本。窝窝头。麦乳精。窄腰小皮鞋。有色眼镜......
  •   
  •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   我也意识到自己刚才过分了。但好像今天碰见鬼啦,心里的火就是捺不下去。虽然不想在妈妈的火上加油,我还是第三次重重地摔了椅子。
  •   
  •   笔者号称小说家,实则是不生蛋的母鸡。四十大几的人了,小说只发表了一篇。幸者
  •   这明明是要用
  •   
  •   
热点内容